最新公告:

诚信为本,市场在变,诚信永远不变...

王的妃子平特一肖

20年专注水处理设备一站式服务
努力打造水处理设备领导者

咨询热线

+86-0000-96877

王博士(王的妃子一肖)

管仲陷阱战争铁砧上锻造的欧洲

添加时间:2017/12/21

“欧洲的版图是在战争的铁砧上锤出来的。”研究欧洲国家体系的学者几乎都认同这样的观点。战争创造了现代国家,至少欧洲五百年的历史印证了这样的进程。英国著名军事历史学家迈克尔·霍华德在《欧洲历史上的战争》一书讲述了战争与欧洲国家的互动进程,当欧洲的战争终结时,欧洲的历史也就结束了,进一步说,欧洲去改变和塑造历史的使命也就结束了。二战之后的欧洲正在形成一个和平岛,欧洲之间的战争归于终结,因此,这本小册子也止于二战。

霍华德的这本书不是讲欧洲战争的历史,而是战争如何改变了国家形态,战争技术和战争的组织构成了战争形态演变的动力,战争最终从私人性的武装变成了国家武装,最终在国家整体动员与超级军事技术的结合过程中将人类的战争烈度推向了高点,最终也焚毁了欧洲,让欧洲告别了战争,转向和平主义。

从私人的战争到人民的战争

霍华德的这本书一经出版就成为经典,几十年经久不衰,成为世界各大知名军事院校的读本。相比于一般的军事历史著作来说,这本并不厚重的“小书”最大的特点是把欧洲五百年的战争历史分出了几个不同的故事:骑士的战争、雇佣军的战争、商人的战争、职业军人的战争、革命战争、国家间的战争、技术专家的战争,以及终结欧洲时代的战争。如此,看起来纷繁复杂的欧洲战争就变得层次分明、条理有序,也只有将欧洲的战争史研究得通透,才能把历史变得简单明了。

《欧洲历史上的战争》迈克尔·霍华德(英)著褚津元 译 辽宁教育出版社 1998年3月

战争从来就是对不同的群体和集团的极端考验,也是对战争技术和组织能力的考验。谁是战争的主体,这个问题关系到一个组织的结构。当欧洲从基督教大一统脱出来,开始走向构建世俗国家的道路之后,战争就是对国家的淬炼。在封建主义的废墟之上建立权力集中的现代国家,是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

骑士的战争是封建主义时代的产物,尤其是重装骑兵意味着权力和财富的分散化,只有贵族才有足够的财力和时间去装备重装骑兵。骑士代表了封建时代的欧洲精神风貌,有许许多多的骑士浪漫故事,但更重要的是,当时的战争持续时间并不是很长,骑士需要服从领主的安排,但是服役的时间也是有限制的,比如四十天,时间到了,骑士就要回家了。当时的欧洲有各种各样的城堡,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攻下一座城堡非常困难。骑士的战争也与当时分散的封建主义制度相匹配的,封建主义本身就是一种裂变的秩序。

结束骑士战争时代的并不是某个雄才伟略的君主或者统帅,而是火药。火药革命轰开了中世纪的城堡,也结束了骑士的战争。相比于骑士的装备,大炮更加昂贵,也更需要专业知识,雇佣兵由此兴起。欧洲历史上最知名的雇佣兵将领华伦斯坦,若非战死,甚至可能依靠自己的雇佣兵团建立自己的王国。

“16世纪末,战争成为一项贸易,随着武装队伍的扩大,军队中贵族所占比例逐渐缩小,各阶层中爱冒险的人与生活绝望的人所占比例增大。”雇佣兵未必是贵族出身,

更多的是中下层,战争成为一种谋生的手段,甚至是实现梦想的捷径,如果能够在一次次战争中侥幸活下来,那就可能出人头地。瑞士是雇佣兵的渊薮,这个贫瘠的山地国家,盛产雇佣兵,瑞士雇佣兵的战术不仅引领了战争的潮流,也是各国君主非常倚重的军事力量。而德意志的小邦国小贵族家道没落后,出口雇佣兵就变成了非常流行的生意。

1648年,30年战争期间瑞典对布拉格

但雇佣兵也有问题:如果你没有钱,就购买不到雇佣兵的忠诚。随着战争的延续,雇佣兵的价格也水涨船高。在雇佣兵盛行的年代,即使像西班牙这样统治大半个美洲大陆,有着源源不断贵金属输入的帝国也经常面临破产。

随着欧洲的殖民扩张,战争从陆地转向海洋, 海外体系变成了影响欧洲历史进程的至关重要的因素。从海外冒险中获利的商人们变成了战争的主角。劫掠既是私人行为,也有国家的影子。持剑经商意味着商业和战争联系在一起,各国建立的东印度公司不仅是商业组织,也是武装集团。直到18世纪重商主义遭到批判,尤其是特许公司的效率和合法性都受到质疑,到19世纪私掠行为才慢慢消退。

随着王权在战争中的地位不断抬升,尤其是常备军的建立,以及专门的军官体系以及文官政府的创设,战争不再是某些私人和私人集团的事情。职业军人,尤其是贵族的荣耀感让战争成为非常专业的技艺。

到18世纪末的时候,欧洲既有的战争体系再一次面临巨大转变,那就是法国大革命以及后来的拿破仑战争。革命战争改变了历史上所有的战争动员机制,打破了贵族对战争的主导权和话语权,奠定了普罗大众参与政治生活的基础。

革命战争所包含的战争激情和牺牲精神,让法国这个国家在短时间内迸发出巨大的力量。而民族主义兴起之后,国家不仅要容纳民族主义,而且还要规制民族主义,否则,民族主义就会绑架国家。

从克里米亚战争之后的一百年时间里,技术专家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两次世界大战,耗尽了一个国家的组织能力和战争技术水平。即便没有核武器,欧洲也经历不起第三次世界大战。

国家机器锻造自战争

现代国家体系源于欧洲,从封建主义时代的国家向现代福利国家,欧洲用了几百年的炮火“淬炼”了一批国家。用马克斯·韦伯的话来说,国家就是合法垄断使用暴力的组织。战争与欧洲国家无疑有不解之缘。

霍华德认为,“真正意义深长的变化不在军队持有的武器,而在军队本身的建设以及使用它的政府。”战争是国家的一项功能,而为了打赢战争,国家也在不断地进行改革,适应战争的需求。

从最原初的功能来说,国家必须为战争筹集到足够的资源或者现金,如何筹资,无外乎征税和借债,战争时期的紧急状态赋予了国王去征税的权力,一旦开始征税,就不会轻易停止,人头税的设立几乎都与战争相关,换言之,作为一个国家的一分子就要向国家“上贡”。

1694年英格兰银行建立之后,英国将政府的战争能力与借债之间联系起来,通过债券市场英国获得了持续而低廉的资金,因此在与法国进行的多轮争霸战争中取得了胜利。

在战争过程中,国家的管理机构更加成熟和稳定,从而形成了一套官僚制度,因为战争不仅仅是前线将领的事情,更多的要依靠后勤补给。如果对于己方的资源没有清晰的认识,国家将无法实现大规模军事资源的调动。国家设立的一套制度和规范,正是为了顺利实现最大限度汲取资源用于战争的目的。

在欧洲战争历史上,战争技术一直不断进步,但是在很多时候战争形态的变迁源于国家组织出现的革命。法国大革命以及后来的拿破仑战争并没有出现突破性的军事技术,但法国却将整个欧洲搅得七荤八素,原因在于法国大革命实现了民族主义的动员,让国家权力不断分散和下移,战争的主力变成了普罗大众。并不是法国士兵的素质有多高,而是法国实现了全民义务兵役制,人力成本陡降。

一百年后的德国也是如此,坦克战的出现并非技术革命,为什么德国差点儿消灭了欧洲体系而建立一个帝国,原因在于纳粹德国也是一个“革命政权”。“它不仅向现存的‘力量平衡’提出挑战,而且根本上不接受整个体系赖以作为基础的共同观念。”两次影响欧洲历史进程的“革命战争”都来自于革命国家为了改变现状,将自身的观念投射到欧洲体系的过程。

两次世界大战是民族主义情绪与科学化的战争机器共同作用的结果,几千万人死于战场。当美国和苏联这两个非欧洲中心的国家参与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欧洲人的时代结束了。二战后,欧洲殖民帝国先后从海外撤回到了欧洲,而昔日的海外体系就交给了美苏冷战。冷战期间,欧洲最大的特点是避免欧洲再次成为战场,这是欧洲人的幸运,也是欧洲人不得不接受的归宿。

相关的主题文章:

联系我们

电话:+86-0000-96877

传真:+86-0000-96877

地址:这里是您的公司地址

邮箱:这里是您公司的邮箱地址

网站地图(xml / html)

电话:+86-0000-96877 传真:+86-0000-96877 地址:这里是您的公司地址 2002-2011 王的妃子平特一肖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织梦58 ICP备案号: ICP备********号